乖巧无欢欢

我深爱着一颗寂寞的星星。

恋爱使人失智。

害就是想看姜叔和小九谈个甜甜的恋爱嘛。

今天也有在迫害豹豹。

在ooc的路上一去不返。


众所周知,姜子牙原本是一个不问情事一心清修的神仙,师门里甚至有一个关于他的赌局——“姜尚能不能找到对象”。


而且,没有人下注“能找到”。


看看看看,就连朝夕相处几百年的师兄弟们都对他信心十足。“师兄加油!这钱我们今天赢定了!”


可就在前不久,嘿,这榆木脑袋开了窍,千年老铁树悄咪咪的开了花,姜子牙迎来了他的春天。





“姜子牙!我们去钓鱼叭!”活泼的小狐狸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姜子牙从面前的书抬起头,微笑着张开双臂看着他的小狐狸向他跑来。


“唔!”果不其然,小家伙直扑进他的怀里,还蹭了蹭他的胸膛。


“走嘛走嘛,我和傻狗想吃鱼啦。豹子也说他有点馋了!!”


小狐狸死死搂住他的腰,抬起头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


谁能拒绝这样一只可爱的在向你撒娇的小狐狸呢?更何况这是他放在心尖上宠着的宝贝。


姜子牙轻轻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小狐狸的耳朵,“走吧。”


小狐狸这才放开他,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


申公豹倚在门口,假装自己是条死豹子。开始怀疑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骂醒姜子牙。让他迷糊着不好吗。(好气哦可是还是得保持微笑呢。)





小狐狸终究是个小狐狸,永远不愿意安安分分地坐着垂钓。


!!!姜子牙到底是怎么做到一坐坐一天的!!腿不麻么???


于是她蹦蹦跳跳地去跟四不相快乐追蝴蝶,少女清亮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姜子牙一手拿着鱼竿,偏头去看她,这一看就再移不开目光。


恍惚间小半天过去,申公豹保持着一个呆滞的表情推了推姜子牙。


“醒醒兄弟,眼珠子快掉出来了。”


还有,母爱收一收!快刺激到豹豹了!(男妈妈之争)


姜子牙这才回过神来,收起鱼竿,转身叫小九和四不相。


小狐狸彼时正在和四不相比赛,看谁扑到的蝴蝶多。一听见熟悉的声音在叫她就直接捞起狗子向声音的主人飞奔而去。




小狐狸红扑扑的脸过于可爱,饶是姜子牙这种定力极佳的人也会有一些松动。


害,跟自己家小狐狸还定啥。姜叔叔决定放飞自我。


“啾。”于是小狐狸得到了一个亲亲。


申公豹快过去了。(这冰冷的世界只有我自己给自己掐住人中。)






回家的路上小狐狸跟申公豹争论了起来。


原因是鱼该怎么做才好吃。


“烤啊那必然是烤鱼啊!!!!放点葱姜蒜加点盐往火上一架它不香吗??”


“你那什么原始吃法!!要我说鱼就应该先两面煎好,然后煮汤。你永远不知道那个鱼汤有多鲜!!!”


小狐狸没有申公豹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吃法,只好气呼呼的看向姜子牙。“姜子牙!你说!鱼怎么做才好吃!”


姜子牙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偏向了小狐狸,“烤着好吃。”


申公豹感觉自己要炸了。他瞪大眼睛看向好友,眼神里有些三分冷漠三分麻木和四分的不可置信。


什么难道你忘了我们当年煮一锅鱼汤然后都给喝了的事吗?难道我们的友谊在那个小狐狸面前就那么不堪一击吗??


所 以 爱 会 消 失 对 吗 ???


姜子牙甚至没有安慰安慰委屈的豹豹,只给了一个眼神,“诶小九还小嘛这次就向着她吧。”


行,好 兄 弟。我悟了。


小狐狸有恃无恐,向麻木的豹子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就抱住姜子牙的胳膊开始撒娇。


申公豹冷漠的离远了那对甜蜜的恋人。


你们的幸福吵到我一个人的孤单了。


【豹豹麻木.jpg】







在申公豹麻木地回家麻木地吃完这顿可以说得上是折磨的晚饭后他觉得自己已经悟了,悟透了。

但是姜子牙还是姜子牙,他总能有意无意给你搞出点新花样。





晚上,在睡觉之前,姜子牙拿着小狐狸的枕头说今天晚上你跟我睡。


小狐狸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当时脸就爆红。


小家伙磕磕巴巴地说“啊这这这…你是说睡一个床的那种??”


姜子牙的表情完美无瑕,没有一丝的裂痕。


“嗯,对。因为我刚才不小心把水洒在你的床上面了,水有点多,现在还没干,只能委屈你跟我窝一个晚上了。”


听听听听,多么俗套牵强的理由,又多么的冠冕堂皇。


申公豹简直想给他鼓鼓掌了。


兄弟我摸完你的小金人就去给你买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


“哦……那…那好吧。但是我睡觉不老实啊,你可不能嫌弃我。”小狐狸脸还是很红。


“怎么会。快去睡吧。”姜子牙揉了揉小狐狸的耳朵,安抚她的情绪。


申公豹发誓,在他姜子牙目送小狐狸先一步进了房间之后,居然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


什么原来你居然这么腹黑的吗??


醒醒!!!你ooc了!


果然恋爱使人失智吗???





申公豹张着嘴看着姜子牙吹灭了灯,用平常那样沉稳温柔的声音跟他道了晚安,然后走向自己的房间。




“我在做梦我在做梦我在做梦。”


他这样想着,然后抬手给了自己一拳,强迫自己进入梦乡。


【愿梦里没有谈恋爱的,也没有姜子牙,球球了。/豹哭。】








问,师兄弟们究竟输了多少钱。(滑稽)





姜子牙不会谈恋爱,但是没事,因为小九也不会。

这里是脑洞!!(害我真的好垃圾什么都写不出来他们的神仙爱情真不是我这个菜鸡可以描写的。写得好差!!!!对不起我污染tag了。)

大概就是姜叔直男属性毕竟清修几百年也不问情事嘛。

但是小九是个食人间烟火的少女。人心思多着。

然后姜叔就总也get不到小狐狸的点。小狐狸就很气。啊我明明已经暗示这么明显了你怎么还不明白咱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装的死木头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然后被姜叔宠着惯着的小姑娘开始生闷气。

姜叔疑惑。?怎么了孩子怎么又生气了是今天的鱼不够大吗?

豹子就给出主意。(还有操心。/突然男妈妈。)

长此以往豹子成了畅销书作家。代表作是《直男惹怒女孩的第一百种方式》《女孩生气的一百零一个原因》。

豹子:真不骗你,我当时眼前一黑。







姜子牙性格温和,为人谦虚,在昆仑山上清修数百年。也许哪怕全世界的人都找到伴侣,他也是剩下的那个。不是说他哪里不好,恰恰相反,他太过温柔太具有标志性。就像当年他的师兄弟们的一句玩笑:“大家都爱他,但是没人想过跟他谈恋爱。也许……是他的温暖太接近母爱了?(划掉。)”


姜子牙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与谁谈一场恋爱。这不能怪他,一直在昆仑山上清修,然后参加封神之战拯救苍生,哪里有时间去谈?


啊,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个木头根 本 就 不 会 谈。


对啊。作为一个神,怎么能对谁有特殊的感情,更别提将其倾注于一人。就如同师尊所说,若善只予一人,那便是恶。


所以他才被派去亲斩九尾,成为一个“众生平等”的神。


——直到他遇见了小九,那个古灵精怪笑起来大大咧咧的小狐狸。


老木头的心脏像是活过来一样,在胸腔里砰砰乱跳,搞得自己不知所措以为是得了什么怪病或者是中了狐族幻术。最后发现自己并不知这种感情是什么从何而起导致天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夜不能寐。


害。







“……所以你真的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申公豹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好友,就像他今天摆早餐的时候没拿尺子量一样。


“我不知道。但是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不可控了。”姜子牙疑惑摇头,认真的看着申公豹,“所以我还是去问问师尊,也许是狐族幻术的余效。”


申公豹差点没捏碎手里的茶杯。


“你就没想过你是喜欢上别人了吗???”申公豹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直接炸毛。我就不信暗示这么明显了他还反应不过来!


然后他看见对面的姜子牙稳如老狗淡定喝茶,表情没有一丝波动,“没吧。”


申公豹手里的茶杯终于碎了。







豹豹很生气豹豹很闹心豹豹转角撞上了个……诶?小九你没事吧?


被撞倒在地的小狐狸光速起身揉了揉额头,“没没没我没事我没事。”一边说一边还把手里的东西往背后藏。


申公豹一看,有猫腻。(兄弟,你不对劲。)


“小九,你手里拿的是个啥?”


小狐狸脸上飞红出岫,眼睛瞟来瞟去,说话也支支吾吾。


“没没没没啊,什么都没有!”


申公豹眯起了眼睛,露出了大型动物捕猎时的表情。“你觉得我会信吗。”


小狐狸被看得一激灵,心里发毛。眼睛一闭,赴死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束漂亮的花花。


“害什么都没有啦就是一束花我看姜子牙的房间太冷清了一点人味儿都没有打算拿过去给他装饰一下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好看你知道吧这花特别好摘路边一抓一大把的你别跟他说我偷偷放过去。”


小狐狸不带喘气地说了一大段话然后抖抖耳朵灵巧地跑走了。


哦豁,祝你好运。申公豹在她身后给予老母亲的温柔注视。







小九喜欢姜子牙。显而易见。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她也说不清。也许是姜子牙守着她入睡的时候,也许是他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归墟的时候,也许是他说“我不骗你”的时候。


姜子牙的怀抱太过于温暖,她早就沉溺其中了。


少女情怀总是诗,尤其是她这样情窦初开的少女,更不懂得如何表达这份喜欢。


她想来想去决定给姜子牙送一束花。


于是她大早上从床上爬起来,直冲着山上去。那里有最漂亮最少见的花。


虽然不知道姜子牙喜欢什么,但是蓝色很适合他,就像他本人一样,温和又沉稳。

早上好,小九。”


姜子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条鱼和鱼竿跟小九打了个招呼。


小狐狸感觉自己的心脏没出息的腾跃了一阵。


“嗨…早上好呀姜子牙。咦今天吃鱼吗。对了我还想吃饼!”小狐狸背后已经被汗湿透了。


姜子牙走过来,笑着揉了揉她的耳朵,“好,小九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小狐狸只想夺路而逃。


“哪来的花?”


迟钝的神仙终于发现了这束倾注着女孩感情的花花。“!!!这花怎么摆得这么不整齐!花瓶居然还缺了一个角?”


小狐狸的耳朵当场就耷拉下来了。


啊这个死强迫症……。情商怕不是负的吧。


“我不知道…估计是申公豹摘的吧。不喜欢就扔掉好了……。”


她心灰意冷步履蹒跚地挪出了房间。


身后传来了姜子牙的声音,“那今天清蒸鱼?”


她有气无力地回答说“我不饿,你们吃吧我不吃了。”


谈恋爱怎么这么难啊。







“小家伙,你状态有点不好。”申公豹说。


这已经是她第八次让手里的鱼溜走了。申公豹停了下来,伸手覆住了她的额头。“没发烧。你怎么了?今天很心不在焉。”


小狐狸像是被惊醒一样抬起了头。斟酌了一下,慢悠悠开口。


“啊……抱歉…我有一个朋友…她最近有点被感情生活困扰…”


申公豹皱着眉头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小狐狸差点一头栽水里。


“嗯对…我最近被感情问题困扰……”


申公豹又挠了挠头,“是关于姜子牙?”


小狐狸现在想跳进河里憋死自己。


啥玩意儿啊。咋整啊。这么明显的吗?

【小九疑惑三连】


“害,你那天拿着一束花支支吾吾的时候我就看出点东西来了。姜子牙吧…最近也有点困扰,也许你可以跟他聊聊天什么的,促进一下感情。”豹子眨了眨眼,对小狐狸说。


“彳亍。”小狐狸突然发现申公豹还挺有人情味儿的,至少比那个木头强多了。








小狐狸很生气,小狐狸在屋子里转不停。


四不相窝在床上看着小狐狸来回走圈几乎要擦出火花来,终于忍不住扑到她头上。


“嗷呜呜呜呜呜。”(我最近没有偷吃饼饼呀,小九怎么啦。)


小狐狸继续健步如飞,刮起的风几乎把地面收拾的干干净净。她烦躁地一挥手,“没。不关你事。”

四不相歪了歪头,“嗷呜呜呜呜汪?”(是因为姜子牙嘛?)


小狐狸突然刹住了脚,把四不相从脑袋上揪了下来。“你 怎 么 知 道 的。”


四不相蹬了蹬腿,冷汗打湿了软软的毛。“呜呜呜噫嘤嘤嘤。”(狗勾不知道狗勾猜的不关狗勾的事。)


小狐狸几乎快炸了。“对!就!是!他!那个大傻子!!!当神仙当傻了吗!!!我都那么暗示了他还看不懂!!!?我给他送花,他居然开始纠结为什么花瓣不对称!我约他晚上去看星星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小孩子不能睡太晚!然后直接就给我塞进被里了!我谢谢他啊还贴心的把灯给我吹了!”她咬牙切齿,吼得四不相脑瓜子嗡嗡的。





姜子牙发现小家伙好像在躲着他。


那天他刚收拾完房间里的花就发现小狐狸不见了,转了一圈发现人在厨房里吃鱼。他还没等走上前去,小狐狸就抱着块饼急急忙忙挤开他跑了,连句话也没说。


接下来的几天姜子牙几乎就没有见过她,要么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跑得不见踪影,要么是干脆就不出现在他视线里。姜叔叔很懵,姜叔叔很疑惑,姜叔叔怀疑孩子是不是在躲着他做什么事。


直到有一天晚上小家伙红着脸问他要不要去看星星,他才算真正放心下来。


但是姜子牙就是姜子牙,他总能给小九一些惊喜,不管她想不想要。


他眉头一皱,这么晚了看什么星星。小孩子正在长身体,得好好睡觉。


于是他无视小狐狸抗议的目光,伸手给人捞怀里抱到床上盖好被子,甚至还掖得整整齐齐。

晚安。”他在关灯前这么说。


申公豹听完姜子牙委屈巴巴又疑惑的叙述后差点没当场过去。


豹子:真不骗人,我当时眼前一黑。


他站起来恨铁不成钢地点着姜子牙的胸口。


“听听你的心跳。自己听。一提到小九你心跳就加速不知道吗。一跟人家相处你就不会做人还没意识到吗??我看你真是清修修傻了。说你是榆木脑袋都是抬举你。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感觉吗?豹爷我快急死了都。你再不明白都对不起你失眠的那些晚上!”

【豹豹生气】


姜子牙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喜欢吗?提到她会心跳加速,只想把最好的都给她。


这不是狐族幻术,是自己心动。是这只小狐狸把他迷住了。是他心甘情愿被她迷住了。


他突然开始懊悔自己之前的不解风情。开始想自己都错过了什么。


是清晨还带着露水的花,是女孩眼睛里被夜色渲染出的一条星河。


他推开申公豹向心爱的小狐狸的房间跑去,胸腔里的爱意快要漫出来。

砰,砰,砰”


于是他正好撞上小狐狸跟四不相的(单方面)对话(撒气)。


小狐狸不知道为啥四不相的眼睛突然就像抽筋了一样翻了起来。


当她疑惑地回头看去时,正撞入一片弥漫的笑意。


她心心念念的喜欢的人,此时就站在门口,温柔的看着她,不知有多久。


她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心脏几乎要跳出来。


啊,好像都被听到了。


小狐狸的脸立即浮上了两片红云,燥热的温度久久不散。


她看见姜子牙笑着走过来,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

扑通,扑通”


是谁的心跳的那么快啊。


“对不起,我一直没能明白你的意思,也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现在明白了。有一只小狐狸,让我喜欢的不得了。我想把最好的都给她,包括我的生命,我的忠诚,我的心脏。不知道她愿不愿意?”他的声音不像平时那样沉稳,但是依旧坚定。


小狐狸的耳朵抖了抖,试图散去多余的温度。


眼前的人的表情与当时在归墟的他重合,所承诺的声音都一样的令人安心。


愿意呀,怎么可能不愿意呢?


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在等这个时候了。


她没有说话,琥珀色眼睛里闪着的光回答了一切。


她踮起脚尖,贴近了姜子牙的嘴唇。


于是他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知晓了对方的心意,交换了一个迟到已久的甜蜜的吻。


他们都不会谈恋爱,但还好他们早已彼此相爱。






近日,一位笔名为“豹豹想抱抱”的作家突然大火,其代表作为《直男惹怒女孩的第一百种方式》《女孩生气的一百零一个原因》,以真实且贴近生活的案例,兄弟般亲切毒舌的吐槽和老妈子式温暖的建议深受广大青年读者的喜爱。并且被强烈要求开一个情感咨询类专栏,解救水深火热中的恋爱男女。

豹子:啊这?(带着怨恨的心情火了起来。)